他低沉着声音喝问道。

井九闻言,连忙收敛暴之剑意,恭敬行礼道:"晚辈井九拜见老祖宗!"

那人闻言,面色稍霁,不过却是有些疑惑的问道:"我井家怎么会有你这么弱小的族人?"
">

第202章 五意之威!(1 / 3)

加入书签

而井九这时也看见了对方那双极其浩瀚的双眼。

那双眼睛中仿佛流转着星辰银河,甚至可以毁天灭地一般。

"嗯,井家族人?!"

他低沉着声音喝问道。

井九闻言,连忙收敛暴之剑意,恭敬行礼道:"晚辈井九拜见老祖宗!"

那人闻言,面色稍霁,不过却是有些疑惑的问道:"我井家怎么会有你这么弱小的族人?"

井九闻言一愣。

而这时候,那道巨型身影却是仿佛遭遇了什么,随即浑身一震,眼眸中露出骇然之色,连忙喝道:"撤!快退!撤出去!"

"轰隆隆!"

下一瞬,星辰炸开,天空破碎,星河倾斜,无数星辰陨石坠落而下。

那道巨型身影更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撞飞了出去。

而井九眼前的画面也戛然而止,消失不见。

"呼......"

而就在此时,井九也睁开了双眼,大口的喘着粗气。

而就在他的额头处,更是有着一滴冷汗滑落了下来。

刚刚那一幕和他上一次领悟雷之剑意时极其相似。

只不过并没有发生那恐怖的战斗,也没有最后那突兀的一幕。

而井九此刻的心中也是颇为复杂。

他不知道自己刚刚看见的那一幕幕画面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刚才看见的那一幕究竟是不是真实发生的,但他却知道,他井家先祖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存在!

"小子,小子!你怎么了?"

而就在此时,井九的耳畔响起了一道威严的声音。

井震一脸不解的看向井九。

他不明白井九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疲惫,就好像刚刚经历过了一场大战般。

而听到这话,井九也回过了神来,看了井震一眼,摇了摇头,道:"没事。"

"真的没事?"

井震有些怀疑。

刚刚的井九明显不对劲,整个人的脸色先是由震惊,最后又转变成了惊恐,然后才渐渐恢复了正常,这让他很难相信井九没事。

但井九不愿意说,他也没办法。

而此刻不仅是井震在问,井九的脑海中又有一道声音传来,道:"小子,说说刚才你怎么了?"

裂天圣剑的声音传入了井九的耳中。

井九闻言也是一怔,随即眼底涌现出了一抹异样之色。

他刚刚之所以不想告诉井震,且没有透露出任何一丝有关的信息,就是不想将自己的所见透露给裂天圣剑!

因为自从上次井九在领悟雷之剑意,被自家先祖提醒之后,他就对裂天圣剑有了一丝防备。

而他也能感觉到,裂天圣剑对他井家先祖的过往貌似很好奇,且带有一丝戒备!

所以,在刚刚那种情况下,井九自然不愿意告诉裂天圣剑自己看到了什么东西。

毕竟,这可能是他目前唯一可以牵制裂天圣剑的手段了!

而井九不愿透露,它自然也没有办法,最终也只好作罢。

而领悟完剑意的井九对着井震抱拳行了一礼,便要离开。

领悟了这暴之剑意的他,此刻最想做的便是将这暴之剑意释放出来,然后试一试它的威力。

而此举在剑阁山中定然是不行的。

毕竟剑阁山中人多眼杂,万一他的剑意不小心泄露出去,伤到旁人,那他就成了罪人了。

而他现在,则急需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来试验暴之剑意的威力。

在跨上自己那头幽狱魔鹰后,井九看了看身后剑阁山的景象,沉吟片刻后,便对幽狱魔鹰下达命令道:"走!去剑阁山百里之外!"

幽狱魔鹰听懂了井九的吩咐,当即化作一团红色流光,朝着远方急掠而去。

剑阁山百里之外,有一座荒山。

这座荒山的名字叫做天风岭,乃是妖域一座普通的荒山。

在驾驭着幽狱魔鹰来到此地后,井九便打算在此试验一下暴之剑意的威力。

在选好地方之后,他便让幽狱魔鹰悬停在空中。

紧接着,他便轰然坠落在地。

随后他缓缓激发了体内的暴之剑意。

刹那间,一股浩荡的剑意席卷四方,直冲云霄。

荒山上顿时狂风大作,一道道气息暴虐的剑意撕裂长空。

"轰隆隆!"

这使得荒山周围空气都开始剧烈的扭曲、崩塌,仿佛承受不住这股暴戾与凌厉的剑意。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