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道低沉咆哮声响起的同时,冥猴的身上也是亮起了一道道刺眼的暗金光芒,令人无法直视。

终于,在许久之后,那些暗金光芒渐渐消失,而冥猴身上的气息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呼......"

当最后一道暗金光芒消失后,冥猴身上的光芒便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不过,当井九在看见它身上的变化时,却忍不住">

第184章 沾了祖宗的光!(1 / 3)

加入书签

"吼!"

这道低沉咆哮声响起的同时,冥猴的身上也是亮起了一道道刺眼的暗金光芒,令人无法直视。

终于,在许久之后,那些暗金光芒渐渐消失,而冥猴身上的气息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呼......"

当最后一道暗金光芒消失后,冥猴身上的光芒便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不过,当井九在看见它身上的变化时,却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眼神有些怪异。

"啥呀这是?就染了个毛?!"

看着眼前那只冥猴的样子,井九有些傻眼。

只见那只冥猴的外形与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身形还是如同之前那般瘦小,但浑身上下的黑毛都已褪去,只剩下了满身暗金色的毛发。

不过不得不说,它现在的样子,倒是比之前好看多了,且显得极其不凡,给人一种神秘而危险的感觉。

而就在这时,洞窟深处那独角白虎好像也发现了这怪异的一幕,随即忍不住出声问道:"咦,小子,你这只冥猴,貌似......"

说到这里,独角白虎的话语戛然而止,然后看着冥猴的眼睛也眯了起来。

看着那只冥猴身上散发着的神秘气息,独角白虎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一点儿线索。

"嗯?不对,不应该啊......"

独角白虎忽然皱眉思索起来。

"不应该什么?有什么不对吗?"

这时候,井九有些好奇地向独角白虎问道。

"倒也没什么,只不过按理来说,这小猴子的样子明显是血脉返祖了,但为何没有任何变化呢,只是毛色略微发生了改变,看起来有些威武,却不像其他妖兽血脉返祖后会变得更加霸道且领悟更多的本命神通,这有些古怪。"

独角白虎沉吟着说道。

而井九对此也是感到很诧异,不过在看见冥猴睁眼后,也是有些迟疑的问道:"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不一样?貌似......貌似有吧......"

冥猴看着井九,眨巴着眼睛说道。

只不过语气中,充满了心虚与忐忑。

它生怕井九觉得自己浪费了他的神果。

而井九在听见对方这么说后,也是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对方估计屁的变化都没有。

估计也就是换了个毛色而已。

这让井九一时间,不禁开始心疼起自己的那颗果子。

如此神果,竟然喂给了一只该死的猴子!

真是亏大了!

想到这里,井九心里便涌起了这个念头,而他的脸色也因此阴晴不定。

至于看向冥猴的眼神也有些冷飕飕的。

"额......"

冥猴被他看的有些发毛,连忙朝着洞窟深处退了几步。

"哼,我又不会吃了你。"

井九见状轻哼了一声,随即便收拾起了心情,转身看着那独角白虎说道:"前辈,若无其他事情,晚辈便先告辞了。"

随着声音飘入那洞窟深处,独角白虎的眼眸里也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神采。

随即便对井九说道:"走吧,小子记住今天,本主可没有亏待你哦,日后见了吾皇,可不敢说本主的坏话!"

说罢,独角白虎也是直接闭上了眼睛。

而井九在听见这话后,也是有些迟疑的问道:"前辈,你说的......吾皇是谁啊?"

"吾皇自然是......"

独角白虎闻言张开了眼睛,看着井九说道:"现在告诉你也无用,你日后自会得知。"

听了这句话后,井九虽然感到疑惑,但也不再追问,而是带着冥猴和那头幽狱魔鹰一起离开了这座洞窟,朝着井家的方向归去。

在他们走后没多久,那独角白虎便睁开了眼睛,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目光中露出了几分沉吟之色。

"这小家伙的气运还真是好得吓人......"

"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运道''?"

"也许......这就是命数......"

......

......

剑阁山大堂,此刻井家高层皆聚集于此,面色严肃地看着站立在众人面前的井剑锋。

"小九呢?!为何小九没有回来!"

井震的脸色铁青,盯着井剑锋质问道。

"小九......"

不仅是他,此刻井清音也一脸冷意地看着井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