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个身影,井清音的眉头忍不住微微皱了一下,然后缓缓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不知道,我找的。"井言歌平静的说道。

井清音闻言却是沉默了。

她其实一直都明白自己这个曾经最忠诚的属下,对她是何心意。

但她却从来没有正视过,更加没有给过任何承诺。

"堂主。"">

第173章 你是我的!(1 / 3)

加入书签

"井言歌?"

看到那个身影,井清音的眉头忍不住微微皱了一下,然后缓缓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不知道,我找的。"井言歌平静的说道。

井清音闻言却是沉默了。

她其实一直都明白自己这个曾经最忠诚的属下,对她是何心意。

但她却从来没有正视过,更加没有给过任何承诺。

"堂主。"

井言歌似乎知道井清音的纠结,又喊了她一声。

"嗯。"

井清音微微点头,随即没等对方说话,便清冷地说道:"连你手下的人都成亲了,你也抓点紧吧。"

说完,便径直朝着剑阁山飞去。

井言歌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神色依旧平淡,但心中却是泛起一抹苦涩。

随后在长叹了口气后,也从怀中拿出了一壶烈酒,喝了一大口。

这是属于他的烈酒......

......

而在井九与宫洛瑶举行完成亲之礼后,整座剑阁山便彻底的陷入了欢乐的海洋之中。

所有的井家族人,全部都在为二人庆祝。

宴席上,井九和宫洛瑶幸福地手牵着手,享受着所有人的祝福。井清音则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她自己也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滋味。

"清音堂主!过来过来,我们都在等着你呢!"井灵儿拽着井清音的衣角,欢快地说道。

对于这位井家最强的女人,井灵儿打小就极其崇拜对方。

而井清音对井灵儿其实也一直非常欣赏,随后点了点头跟随井灵儿走到了宴席中央,和众人一起庆祝井九和宫洛瑶的喜事。

宴席上充满了欢声笑语,故事和祝福,每个人都沉浸在开心的氛围中。

然而,井清音却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我真的幸福吗?

虽然她身居高位,权势滔天,但她心中始终有一个空洞,无法填补。

或许,她需要的不单单是权势和荣耀......

而井九此刻却并不知道那些,他正带着宫洛瑶挨个给在场的所有长辈敬酒,以示谢意。

"四叔伯,过两天就要过您的二百岁寿辰了,您可不要敢喝醉了!"

"你放心,叔伯的酒量很大!"

"家主,我敬您!"

井九与一众长辈觥筹交错,与众人共饮,一边喝一边笑道。

而就在井九走到了商堂堂主,井商身边后,却被井商忽然轻撞了一下。

这让井九也是不禁皱眉,可他随后便感觉自己怀里多出了一个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才发现是一封信。

"这是......"

井九微微一怔,旋即抬头看向了井商。

而井商却是给他使了个眼色看了看宫洛瑶,随即便再未说话。

而井九见状虽然没太懂,但还是连忙将信收了起来。

而这时候,井商已经端起了杯酒,笑呵呵地对他说道:"小九,我先干为敬了,这酒可是从九州运来的。"

说着,眼睛还朝着井九怀中的那封信瞥了一眼。

这让井九微微一愣。

但若是井九没猜错的话,井商是在提醒他那封信来自九州的缘故吧。

"我知道了,谢谢商堂主。"

井九说着点头致谢,随即将酒喝光。

二人目光交汇,一瞬间也是都了然于心。

至于全程站在一旁的宫洛瑶却全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因为她一直盯着井九看,根本没有发现井商和井九的暗中动作。

而随着井九和宫洛瑶两人下场敬酒,整座剑阁山上的氛围也变得越来越热闹起来。

"好久没有这么高兴了,今天就喝得尽兴一些!"

"哈哈,是啊是啊,咱们这就是在给自家贺喜,家主肯定很高兴!"

"......"

众人议论纷纷,都在互相敬酒,气氛十分热闹。

而井九却是趁着众人不注意,闪自一边,偷偷从怀中拿出了那封来自九州的信,打开一看,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因为这封信竟然是来自境州宫家,并且是宫乐乐大婚之日写的!

至于信中的大致内容,就是告知井九她已经成亲了,并且还讲述了如今的宫家已经沦为了大楚的玩物。

可以说整个宫家都成为了大楚的钱袋子,而她也要嫁给如今身为大楚太子的文阅海了。

井九看完之后,脸色便渐渐阴沉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