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车马费,井家报(1 / 2)

加入书签

片刻之后,白华颤颤巍巍的从那深坑内爬了出来。

他嘴角溢血,胸腹处有一个碗口大的伤口,鲜血淋漓。

但这些都不足以致命,最致命的伤是他的肺腑。

此时他已经奄奄一息,生机迅速消逝。

这四品剑徒的一剑,差点把他整个人都拦腰截断。

他艰难的伸手摸索着怀中储物袋里的疗伤丹药,想要吞服进肚子里。

然而就在他准备吞咽的瞬间,两根手指突然夹住了他的手腕。

“你想干嘛?”

白华抬头看着井九,眼中充满了怨恨。

然而井九却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愤怒一般,他看着那枚丹药,淡淡说道。

“你想活?”

听到这话,白华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狰狞的笑容。

他猛地抓住井九的手掌,然后用力捏碎了那枚丹药。

“哈哈哈!?死又如何!老子不惧!”

白华咬牙切齿的看着井九,眼中杀意森然。

然而下一秒,他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噗嗤!”

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喷溅在他脸上。

随即白华便发现自己的视线变得天旋地转了起来。

等到好不容易视线稳定了下来,白华才发现自己的身子还在土坑内。

只不过他的脑袋已经掉落在地,身首分家,死得不能再死了。

“莫要怪我,杀人者人恒杀之,若我有一天身首异处,那也是我的命数。”

井九拍了拍手,站了起来,然后冷漠的看着远处的井天佑。

“你...”

井天佑在看见这一幕后,瞳孔微微收缩。

他万万没想到,井九竟然如此狠辣,说动手就动手。

而这时井九又跳入土坑内,从白华的尸首上摸索了起来。

片刻之后,井九从中找到了一个储物袋。

随后更是在储物待内发现了一堆东西。

除了上百瓶玄元丹外,还有金银数百万两。

各种疗伤丹药,珍奇异宝无数,这也让井九震感了半天。

他没想到,一个五品强者的底蕴竟然如此富有!

而当他从土坑中出来的时候,便看见了呆滞的井天佑。

“你这是干啥?”

“呃……你要吗?分你点?”

井九愣了半晌,才挤出了这么一句。

“啊!我才不要!我堂堂井家少主缺这点东西吗!”

“你这人还挺讲究!”

两人互相吹捧了几句后,井九的心态终于恢复了正常,那股暴虐的气息也渐渐平复了下来。

随后在安慰了一通井灵儿后,便和井天风一同疗起了伤势。

两人的伤势都很严重,尤其是井天风,胸口衣服上那个碗口大的破洞简直触目惊心。

幸亏他的衣服穿得厚,若非如此,恐怕早就流血而亡了。

不过饶是如此,他依旧疼痛难耐。

而且伤口处有丝丝黑色的阴寒刀气缭绕不散,似乎正在侵蚀着他的肉体。

这使得他的伤口始终无法愈合。

井九给他喂食了几颗丹药后,又运功帮助他压制住了那股阴寒刀气,方才停止。

至于井灵儿,她只需要调理心态即可。

井天佑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们父子二人疗伤。

不知为何,看着关系如此融洽的井九父子二人,井天佑

忽然感觉鼻尖酸涩无比。

他轻声喃喃道:“爹,你要是也能这么对我就好了。”

他记忆中的父亲总是沉默寡言,对谁都不苟言笑。

而井天佑从小就惧怕父亲,因为每次父亲的笑容背后,总会藏着冰冷与威胁。

所以每一次,他都会努力做一件事让父亲开心。

可每一次在他做完之后,也都不会得到父亲的鼓励。

所以他总是希望,父亲能像别的父亲那般宠爱自己的儿子。

只是可惜,他从未如愿过。

父亲不仅从来没有夸赞过他,反而对他越来越严厉,越来越凶残。

而也让井天佑从小便养成了一个扭曲的性格......

......

三日后,井九一行人终于回到了青州城。

而此时的宫家却是群情激愤,因为井九一行人斩杀白华的事情已经传回了宫家。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