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九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握紧了天玄,狠狠的与剑气撞在了一起。

轰隆!

一道巨响声爆发开来,天玄剑与那柄巨大的剑气碰撞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剑身随即更是裂成了两截。

"这...是..."

">

第7章 他有剑意(1 / 2)

加入书签

就在那威严的声音出现的刹那,一柄巨大的剑气出现,向着井九手中天玄剑斩去。

"不好!"

井九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握紧了天玄,狠狠的与剑气撞在了一起。

轰隆!

一道巨响声爆发开来,天玄剑与那柄巨大的剑气碰撞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剑身随即更是裂成了两截。

"这...是..."

井九的身体一颤,嘴角渗出一丝血迹,眼中闪烁着难以置信之色,喃喃开口:"这怎么可能?!"

井天佑等人的眼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纷纷望向祠堂方向。

"你们还不滚?!"

威严的声音继续传来,令井天佑等人打了个哆嗦,仓皇逃离此地。

而井九还沉浸在天玄剑被斩断的震惊中,直到那道声音完全消散,他才反应过来。

"我竟然败了?"

井九心中涌起一抹难言的愤怒之色。

毕竟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一把佩剑,竟然被人当场毁坏,换作谁,都不可能接受吧。

"哥......你......没事吧?"

看着脸色苍白、嘴唇干涸的井九,井灵儿担忧问道。

井九摇了摇头,将心中的愤懑压制下去,平复了一番心绪。

他知道自己此时还没有反抗的资本。

刚才那个威严的声音,就是井家家主。

井天佑的父亲,井震!

"我没事。"

井九的眼中露出苦涩之色,低着脑袋,没去看井灵儿的目光。

可就在这时,井九突然瞥见石室地面上竟然躺着一把通体黝黑的长剑,上面铭刻着一朵朵奇异的花纹。

"这是......"

井九的眼睛一亮。

这把剑,貌似刚刚好像一直是在井天佑的背上挂着的。

难道说......

井九的心中涌起一抹疑惑。

他不知道井天佑为什么不用这把剑,因为此剑看着就极为不凡。

甚至比之刚才自己的那把天玄看着还要神秘。

"龙渊...剑"

井九默默的念着,眼中的喜悦之色愈加明显。

这剑应该是井天佑寻到的佩剑,只不过他肯定是不屑用此剑来和我争夺吧。

而他刚刚肯定是走的太过慌乱,才将此剑丢失在了此地。

想到这里,井九忍不住伸手抚摸了一下这把黝黑的长剑。

一缕玄力从井九的指尖溢出,与长剑接触在一起,然后融入了剑中。

剑上原本铭刻的花纹,顿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宛若烈日一般。

井九心中一震,连忙闭上双眼,不敢再看。

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发现那白光已经消失。

那把剑依旧是黝黑的,看起来毫不起眼。

"什么情况啊。"

井灵儿看着井九的动作,忍不住开口道:"哥,你怎么了?"

井九摇了摇头,说道:"你刚刚难道没看见这把剑发光了吗。"

井灵儿闻言,疑惑的说道:"哥,我什么也没看见啊?哪有什么光?"

"真的吗?"

井九看着井灵儿那无辜的表情,心中有些狐疑,难道是错觉?

"你真没看见?。"

"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井灵儿坚持说道。

"好吧。"

井九叹息一声,转移话题道:"走吧,灵儿,试炼结束了。"

"哦。"

井灵儿点点头,没有多想,跟着井九向着剑墓的门口走去。

待两人来到了宫殿之外后,已经发现这里聚集了很多井家族人,其中就包括井震、井天佑等人。

井九没有理会众人,直接走到宫殿前面的台阶上。

井震与井离看见井九出来,都是眉毛微皱。

"小子,你刚在剑墓之中施展的是否真的是剑意?!"

井离沉声开口问道。

井九看着井离,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漠然,说道:"是的。"

"你确定?"

听了井九的话,井离的眼中顿时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这剑意乃是一个剑修最为重要的根基。

一个有剑意的剑修和一个没有剑意的剑修哪怕品阶相当,但战力却是天差地别!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